最新动态
最新动态
从钱钟书变成郭敬明的脱胎换骨
最新动态 2019-12-01 03:33

燕公子和薛好大合著的《迎男而上》这本书,给了我一个惊喜。

惊讶的是,当下中国的男女之事,已经与国际接轨,有些时候甚至已经超英赶美了。

喜悦的是,当下中国新锐作家的笔锋不仅犀利,文字的现代气息扑面而来。相形之下,我们这些老菜帮子真是“六宫粉黛无颜色”!

书名《迎男而上》,妙用了双关语的修辞手段,把成语“迎难而上”中的“难”改为同音字“男”,暗含了双重意思:1. 泡男生是件辛苦活。2.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见到男的主动上,颠覆了中国传统妇道的被动矜持。

光看书中那些小标题,已经知道可读性甚高,如:

正确使用男人,需要一本说明书

这个世界是嗲精的

风骚是一种天赋

KTV保卫战

每个女人都是奥斯卡影后

异地恋都没有好下场

紫薇格格,最高级的圣母

凤凰男的危害

珍爱生命,远离作女

那些大叔不太冷

爱情也要GDP

自古男人怕轴B

不要迷恋姐,姐让你吐血

读这种风格的文字,可以立马感觉到我们现在掌握的中文似乎已经有点OUT了,与中国当今的现实距离一万八千里。字里行间那些扑面而来的新词新句,令人应接不暇:

“腹黑”,“爆菊”,“妹纸”,“麻痹”,“趴蹄”, “娘炮”,“玻璃心”,“滚床单”,“泡菜剧”,“男猪脚”,。。。。。。

“对着帅哥流口水,夜夜空夹腿。”

“青春苦短,帅哥很忙。”

“防火防盗防闺蜜。”

文中有些真知灼见,读来竟然是振聋发聩:

“爱情不会轻易死于坎坷和变故,却打不赢那如沙漏般一点一滴的消磨。”

“恕我直言,所谓浪漫,其实是明明没钱却要抬高姿态的一种表述。在沙滩上写一万个你的名字,不如在房产证上写上你的名字;带你去古镇寻觅那失落的灵魂,不如买一套两居室来存活你的肉体。哦不,这样太无趣。没错,现实总是无趣的,物价又他妈涨了,工资还够花吗?”

“大明王朝都出现资本主义萌芽了,多先进啊,还不是被处于游牧的部落努尔哈赤给灭了。”

“你见过屎壳郎隆胸吗?你听过老鼠整容吗? 越是低等的生物越对自己满意呢。”

这是一本教女生如何泡男的指引。谈起男女之事,措辞之大胆直白,丝毫与老外的《Sex Tips For Girls》不遑多让:

“小弟弟就是一个像警车顶灯一样一直在闪着红光的美女搜索器,在方圆500米之内,不用回头,不用望远镜,它就能迅速所得目标,这就是男人的神秘力量!”

“男人听小弟弟的话,我们要泡男人就是要让他的小弟弟听话。他的小弟弟听谁的话呢?美女,一切美女!

那你还在等什么呢? 像美少女战士一样变身吧!像丑女贝蒂一样整容吧!穿上裙子,散开辫子,打开化妆镜,蹬上高跟鞋,出征吧!征服了小弟弟,就征服了男人;征服了男人,就征服了全世界!”

“我和那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但什么事都没发生“,你一定听过身边的婊子说过。第一,我不信;第二,那你们干吗非要睡在一张床上;第三,被捉奸就要咬死这句话;第四,被捉奸时他趴在你身上也要说根本还没进去;第五,哇哇大哭说要不是你不陪我我才不会找别人呢,我就是想气气你;第六,不要被捉到。

直男直女睡在一张床说是纯友谊你信吗?在我看来就是满口放屁。我和我的异性朋友无论如何也不会睡一张床,因为直男觉得睡一起没搞是丢了自己的脸,基友觉得和女人睡好恶心。有人说睡一张床上不搞是因为不想碰那个女人,但男人会和不想搞的女人睡一起吗?我仔细想了想,其实还是存在的。曾经有个男人跟我说过当他一脱下那个女的裤子,一股臭鸡蛋的味道飘然过来。

男人很可爱没错,我很愿意和他们交朋友也没错。交朋友就顺便滚个床单吧,男人是可以把滚过床单的女友当成炮友兼好友的。而女人通常不行,阴道直通心灵,搞久了就动心了。”

这本书还有个特点,就是使用大量流行时尚的专有名词,是我们捕捉中国当下娱乐时尚的风向标:

“或许你还沉迷在泡菜剧和言情小说里的绝世好男人,幻想着高大帅气的元彬有一天会开着法拉利来娶你。醒醒吧,你需要的是爱情而不是剧情。”

“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,就算你泡不到金城武,至少还有个佟大为啊。”

“想想看,《圣斗士星矢》里面,雅典娜穿什么;《乱世佳人》里面,斯嘉丽穿什么;《泰坦尼克号》里面,罗丝穿什么。好,你说都不是现代的,《流星花园》里杉菜去参加宴会,道明寺送了她一件什么?没错,就是它!拯救女汉纸于水深火热的长裙。无论是宴会系列的正式礼服,俏皮可爱的小洋装,海滩风格的热辣纱笼,都是上佳的选择。”

“短发的姑娘怎么办?如果你不是薇诺娜赖德,请留长!只有李宇春和拉拉才是短头发的好吗?连郭敬明都是中长发呢!”

“你还是琼瑶小说里泪汪汪的紫菱吗? 你还是那个满身忧愁的文艺女青年吗?你还是独自仰望夜空觉得无人理解的银镯女纸吗?你还是沉浸在安妮宝贝书里面不可自拔的棉布女孩吗?那你真的OUT了。”

“查尔斯王子的例子告诉我们如果过日子,性格好,才能走到最后。男人在外面打拼是很辛苦的,压力又大,回家还要伺候一个暴躁多疑公主心,就算你长了宋慧乔的脸,也迟早要玩完。不是只有美女才会幸福。”

“不要图舒服省事就给我穿坡跟鞋哦,那是45岁城乡结合部合作社大婶们的最爱。男人看见你穿坡跟鞋,就像你看见四娘把内增高活活穿在外面那么恶心。同理,劲舞团妹纸的标志---松糕鞋,也不要穿。”

“大浓妆打叉!人家会误以为你从夜总会下班还没来得及卸妆呢。假睫毛,蓝绿色眼影,黑色唇膏都给老娘留给趴蹄。还有,把涂得花花绿绿的指甲油洗了,你又不是蔡依林,不要拿着一双明显不做家务的手去吓人!”

“你看男人去追求真诚原装的凤姐,还是整容的金喜善呢?”

“你搞到吴彦祖就算了吗?此生就瞑目了吗?不可能!你就又开始惦记金城武了。”

这就是中国新生代作家的语言。辛辣到有点刻薄,直白到近于下流,幽默到令人尿喷。

读完这本书,我有一种从钱钟书变成郭敬明的脱胎换骨。